首页>>新闻 > 社会 >>  正文

河南63名农民外借身份证帮人买农机获刑 啥情况?

发稿时间:2018-08-22 07:19:00 来源:新京报 中国青年网
整體而言,它創造了物超所值的正面形象。

  牛家亮的微信里有一个群,名为“仙人庄社区矫正”,无论在忙什么,只要群里有消息,牛家亮都会放下手里的活计“秒回”。

  微信群由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仙人庄乡司法所建立,27名群成员,都是仙人庄乡的缓刑、假释人员。牛家亮说,其中26人是因同一罪名入刑——骗取国家农机具购置补贴。

  2017年3月至8月间,开封市鼓楼警方在办理农机经销商孟庆安、陈成行、牛书军三人所涉的案件中,将63名以出借身份证形式,帮助三人申报国家农机具购置补贴的农民逮捕。2017年9月至2018年2月,63人陆续因诈骗罪获刑。

  重案组37号调查发现,目前国家农机具购置补贴实行“先购后补”,补贴资金以县一级为单位结算,各地资金使用效率不一,申报周期相对较长。部分农机经销商借用农民身份证,先行办理补贴申报手续,再以补贴后的价格将农机出售。一审法院认定,上述63名获刑农民,个体所涉补贴金额,多在数万元左右,而实际获利则在数百元。

  依据公诉人意见,案件所涉农机补贴资金,实际并未落入经销商或农民手中。据此,涉案人员是否构成诈骗罪,成为案件焦点。2018-08-22,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三名农机经销商的一审判决发回重审。而全部63名涉案农民,目前绝大多数未提出申诉。

▲6月7日,河南开封,牛书君的农机经销点。新京报记者王煜摄

  63名农民获刑

  “仙人庄社区矫正”群,高峰时有超过三十名成员,后来陆续有人因为刑满退群。

  李亚文是群内一员。生于1992年的李亚文,是仙人庄乡良坟村人,他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自己“犯事”是源于一次身份证外借。

  2015年1月份,好友牛家亮找到李亚文,提出“借身份证用一阵”。牛家亮与李亚文是同村人,一起长大,彼此知根知底。李亚文说,自己没有多想,便将身份证交给牛家亮。

  牛家亮告诉重案组37号,亲戚牛书军委托他帮忙借身份证,用来申报农机补贴。农机补贴,全称为“农机具购置补贴”,是农业部门对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个人或组织,购置和更新农业生产所需农机具给予的补贴。

  牛书军是一名农机经销商。1997年从开封市农机公司下岗后,开始从事农机具代理销售。他妻子李坤告诉重案组37号,生意红火时同时代理3到4个品牌,有6名雇员从事销售和售后服务。

▲6月7日,河南开封,牛书君的农机经销点。

  李亚文说,身份证借出没几天,接到农机销售人员电话,对方说,已用“李亚文”名义购买农机,并申领购置补贴。按照程序,农机管理部门会通过电话核查。“那边跟我说,如果人家问有没有买农机,就说刚买过。”

  大约一个月不到,李亚文接到农机局核查电话。根据之前对好的口径,他回答了相关问题。事后,李亚文得到500元报酬。

  2017年8月,开封市鼓楼警方以涉嫌诈骗罪逮捕李亚文。当年11月7日,开封市鼓楼区法院一审认定,李亚文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判决书显示,法院认定,李亚文在明知经销商利用其身份信息骗取国家农机补贴款的情况下,仍提供其本人身份证和粮补卡等证件,并向农机部门核实农机情况的工作人员提供虚假证明,以虚假购买一辆自走轮式谷物联合收割机的方式,骗取国家农机补贴款40500元,并分得赃款500元。

  与李亚文有相同经历者,仅在仙人庄乡就有数十人,涉及新城集、仙人庄、龙王庙等下属各村。

  重案组37号获得的多份判决书显示,2017年3月至8月间,开封市鼓楼警方在办理开封市鑫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经理孟庆安、副经理陈成行,及开封市鑫源农业机械销售处负责人牛书军涉诈骗罪两案中,通过追溯销售源头,共逮捕63名相关人员,其涉案情形,均为向农机经销商“提供其本人身份证和粮补卡等证件,并向农机部门核实农机情况的工作人员提供虚假证明,骗取国家农机补贴款”。

  2017年9月至2018年2月,63名涉案人员陆续因犯诈骗罪获刑。重案组37号梳理判决书发现,年龄最长者案发时66岁,最幼者24岁,其中90后3人,大多数年龄在40岁左右,职业均为农民,绝大部分居住在仙人庄乡及周边地区。

  判决书内容显示,从涉案金额看,最高者被控骗取国家农机补贴83000元,有2人,最低者8700元,有1人,多数在25000元至4万元间。不过一审法院开封市鼓楼区法院认定,上述63名涉案人员“实际分得赃款”,绝大多数为200元或500元,有1人获得100元,甚至有数人仅以“请客吃饭”的形式取酬。

  上述63名涉案农民,因涉及农机补贴金额、所获报酬不同而各有差异,绝大多数的刑期在1年半以内(缓刑2年)。如今,大部分人仍在假释期。

▲申办农机补贴,需要提供产品合格证明,摄于6月8日。

  经销商求“变”

  重案组37号注意到,63名涉案农民借出身份证的时间,全部为2013年以后,其中相当部分是2013年1月份。

  开封市一名农机经销商告诉重案组37号,这并非巧合,其背后是国家农机补贴发放政策的变化。2013年1月前,农机补贴专项资金直接划拨给农机生产厂家,“生产一台补贴一台,”经销商以补贴后的价格进货,再转卖给农户。但是“2013年以后,需要农民在购买农机后自己去申报补贴,然后钱打入卡里”。

  开封市农机局一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说,政策之变的目的,是保障农民直接享受到优惠,以及防止生产商虚报产量,套取补贴资金。

  除政策之变外,地区补贴指标也有不同。一名关注此案的开封市鼓楼区人大代表告诉重案组37号,以开封市为例,农机补贴资金每年由市里按照比例,统一划拨各区县。在实际操作中,一些地区补贴指标紧张,另外一些地区由于城市化进程较快,农民需求较少。

  今年5月,新华社援引河南省农机购置补贴辅助管理系统数据称,开封市城区之一的禹王台区,中央补贴资金使用比例仅为8.18%。

  仙人台乡新城集村村民许建义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周边不少村民因区里当年年度指标用完等原因延期,自己所购置的农机,使用已经超过3年,目前仍未领到补贴。这导致一些指标紧张地区的农民,会跨区到指标有富余的地区购机。

  经销商牛书军的妻子李坤说,实际操作中,在与出借身份证的名义购买者签订合同后,牛书军会与名义购买者、实际购买者三方签一份协议。重案组37号获得的部分协议显示,文中明确,尽管行车证及牌照以名义购买者办理,但机器“日后所有问题”与名义购买者无关。此外,牛书军还为双方准备一份协议,以“转让”的形式,完成农机所有权转移。

▲经销商通过签订三方销售协议和转让协议,将农机所有权转移,摄于6月7日。

  由于时间跨度相对较长,牛书军会将农机的名义和实际购买者对应整理成表格。在其被捕后,警方依据这一表格,陆续将涉案农民控制。

  “我也知道这样是违规违法的”

  “我也知道这样是违规违法的。”李坤说,她也曾担心这一销售行为被主管部门查处,但由于“周边经销商都这么做”,因此也没有太在意,“想的就是,即便是被查了,可能最重的处罚就是吊销销售资质,以后不让卖了。”

  事情的走向,远远超过李坤的预期。2018-08-22,开封市鼓楼区检察院以涉诈骗罪,对牛书军提起公诉。起诉书显示,检方审查查明,牛书军先后通过36人的身份信息,办理虚假农机购买手续,以及虚假农机购置补贴手续,“骗取国家农机补贴款合计256.9万。”

  李坤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表示,从结果来看,国家农机补贴款最终进入购机者手中,牛书军并未从中抽成,“因为农机售价透明,都是按照补贴后的价格卖出去,实际上付给农民的几百元报酬,也是从销售利润中支取出来的。”

  一名农机经销业内人士介绍,农机补贴标准公开透明,经销商想要获取更高利润,几乎只有两种手段,一种是通过向厂家增加订单,压低出厂单价;另一种是通过代办补贴手续,提高销量。前一种方法适用于资金较为充足的大经销商,后一种方法,则在中小规模经销商中普遍通行。

  2017年3月至8月间,开封市鼓楼区检察院先后以涉诈骗罪,对三名涉案经销商牛书军、孟庆安和陈成行分别提起公诉。庭审中,三人是否构成诈骗罪成为控辩双方焦点。

  牛书军的辩护律师、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律师常伯阳认为,牛书军使用他人身份证申请农机补贴款,其目的“只是为方便购机农民”,其使用自有资金垫付与补贴相当的金额在先,将国家补贴款划走在后,不构成非法占有;此外,牛书军实施欺诈行为,并非出于占有他人钱财的目的,不能被认定为构成诈骗罪。

  孟庆安和陈成行的辩护律师则提出,对两人套取国家补贴的事实没有异议,但不具备诈骗罪中非法占有的主观要件,没有社会危害性,不应视为诈骗行为。

  上述辩护意见,一审法院并未采纳。开封市鼓楼区法院认定,购机者和农机产销企业分别对其提交的相关申请资料,以及购买机具的真实性承担法律责任,“也就是说,除有资格依法申报、实际购置农机的人员占有农机购置补贴款外,其他任何人对农机购置补贴款占有,均属非法占有。”牛书军等三人套取国家补贴款的行为,“表面上看似乎未得利,但其非法占有农机购置补贴款后的处置行为,更是保持价格优势的手段行为,利益仍归于个人。”

  因诈骗罪名成立,且数额特别巨大,牛书军一审获刑13年,并处罚金10万元;孟庆安获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陈成行获刑10年,罚金4万元。

  重案组37号注意到,农业部办公厅2018-08-22签发的“农办机(2014)22号”文件中称,“农机具还是在农民手中,还是用于农业生产,补贴实惠最终落到了农民,符合中央农机购置补贴导向,达到了政策目的,不宜简单视为违法违规行为,也不宜将此认定为给国家造成资金损失。”

  基于这一文件精神,三人分别提出上诉。2018-08-22,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鼓楼区法院重审。

  重案组37号从开封市鼓楼区法院获悉,截至2018-08-22,63名因出借身份证而获刑的农民,绝大多数未提出申诉。

  李亚文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毕竟做错了事,心里很悔恨。他说:“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自己会先回去,查一查法律怎么规定的。”

  新京报记者 王煜

  原标题:63名农民外借身份证帮人买农机获刑

责任编辑:海竹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
友情链接: 踏天明道 聊斋缘尽情未了 重生2005之鬼话胡说 外星来的游戏系统 究极位面穿越系统 燃烧的星 炼世图 圣光无所不在 至尊魔少你惹不起 城区的魔法小队 谢先生与饭小妞 重生平行世界线 灵异大主播 三千墨 空间缝隙中的学院都市 超越星辰记 龙皇灭世吟 七里含香 天剑传说:尘封之密 昊天魔帝 九天神雷帝 纯真少年时代 所以说孤独是绝对的至高 红恶魔之子 李二重生 无上至尊之主宰之路 神侯府 逆三元 尽天 楚朝小皇帝 国民校草靠边站 大道有边 暗黑文字 妖路坎坷 名侦探柯南同人之白磷 黑子的篮球之双生的灵魂 放牧天下 龙域—末世 血狼魂 国家带我去异界 半随流水半随尘 重生之爱你如旧 与灵 来自地狱的元气少女 末日危机之神罚 炼气士在东京 千娃娃 变身异能教师 安若的烦恼 仙侠之大道乾坤 闻道人 超级异世界系统 音幻九州 我的轮回之世 我们的恋爱青春 蝼蚁的遗迹 最强狼人杀系统 云巅无风 鬼一样的二十年 破龙问体 梦中桥 未来世界之救赎 星帝天荒 天仙游纪 我的世界至尊归来 童言无忌我有你 纨绔的异世生活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 斗罗大陆之欧皇之旅 幻世奇风录 血闻异录 在明朝的另一个我 现代真实修真之隐身女友 霾化 我叫苏阳 大佬救命 鼎镇洪荒 超神武道副本 倒西游之石猴传说 都市仙帝之统一世界 爵主傀话 固执的剑 巨剑少女的无双之旅 从炉石酒馆开始的乱入之旅 九天万化诀 王者荣耀:不一样的李元芳 夕阳下的地平线 孤寞仙 剑侠幻世录 错念成魔 万法仙途 最惊险的套路 粽子你好 召唤降临系统 星耀天地, 剑灵的为父之路 玄鸾逆世 画笔三国 穹天之主 充钱的抓鬼游戏 暮色商店 龙族末世 冥焰物语 苍耀至尊 我有块昆仑镜碎片 花帽僧 食者诸天 大明仙朝 人性之窗 他有一柄杀人琴 五域天尊 地球游戏开始 傲诀天地 位面战舰 追光的力量 星之异闻录 暗焰剑尊 未知的青春和我们 真正的漂流记 快穿之炮灰男配的梦想导师 替鬼做媒 末世之人类再进化 纯纯的蠢爱 乱矿 混元成圣录 七冥法则 乱世圣尊 大盗至简 七弑剑 尸源进化 妖孽兵王俏校花 传奇逆天 妖怪大街 化鹏诀 重生之霸武苍穹 道之青 我的系统是女友 传说之寂天大陆 理工男满级修仙 言谕 指尖燃烧的魂 众生上 创世辉煌之王者荣耀 带着神机闯诸界 诸天霸气系统 我变成了女魔人 悍我荣耀 重生之有啥好吃的没 涅徒 十米之遥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净天世 异世界里的那些日子 大师也逍遥 无欲真仙 魔能泰斗 传奇魔法使 逆羽霞在艾泽拉斯 究极无敌逆天系统 后铁15号 命之问 灵契之灵 从此不在低调 谜途归路 末日训练 人界镇守 刹那芳华绝代 雪月之争 铁旗 一言归凡 匠造 我要做煤老板 山河人生 起源古器 双生创 换世成尊 时间的白 没落的泪 宅男闹武林 民间多鬼事